2016年9月7日 星期三

作者:蔡淇華
 
圖片來源:黃建賓攝
 
生命的皺褶,是一團不理想的考卷-- 詩人然靈
 
學生德恩大一就讀南部一所國立大學體育系,有次回來跟我說:「老師,我的同學希望我教他們英文,但他們有些人連26個字母都背不齊。」德恩對這些同學的未來憂心忡忡,因為這些靠競技保送上大學的體保生,大部分不可能一輩子靠競技能力養活自己。他們多是中學階段的5C學生,雖然上了大學,但許多人沒辦法寫完一封信。因為缺乏「適合」的智育教育,他們即將成為社會上最缺乏競爭力的族群。
 
「給他們得一次高分吧!」我提出建議。
 
不是我放棄英文,是英文放棄我
 
十多年前我在一所私校接高三體育班,體育選手程度良莠不齊,一個選手P英文考卷單字永遠留白,選擇題永遠猜C。
 
「你為什麼要放棄英文呢?」
 
「老師,我沒放棄英文,是英文放棄了我。單字拼錯一個字母就是全錯,補考也出得太難。」
 
「好,明天你來補考單字,我只考選擇題。」
 
P隔天拿了90分,興奮得拿考卷到處炫耀,因為他一輩子沒拿過那麼高分。
 
這是我當年出的題目:機會 (A) opportunity (B) car
 
我知道P沒怎麼讀,但我故意讓他得一次高分。大學畢業後,他成為體育用品社的業務,去年在臉書找到我。「老師,謝謝你當年幫我『製造』信心,以前我有念沒念分數都一樣,連重補修上的都是以前看不懂進度,我當然選擇不念了。但是我現在上班常用到英文,很慶幸高三被導仔你教到,沒放棄這一科。導仔!多希望台灣的老師都能學你『幫學生製造信心』。」
 
減C前,先加A
 
P的經驗教會我,要為今日的學生減C,最好的方式可能是幫他們加A。許多學校為減C開設的「課後加強班」,但是卻可能方向錯誤,因為這些學生,需要先降低難度來「製造信心」,幫自己先加一點A。
 
上週從美國寫信給我的Andrew,就是在課程差異化後得到了信心,為自己加A,因此翻轉一生:
「Hello 蔡老師, 我是Andrew,從小成績總是吊車尾。媽媽常常安慰我說,我八月出生,年紀是最小的,所以才跟不上。但事實上,我在台灣時,因為成績差,被貼上『壞孩子』的標籤......我國一念完,到美國開始念書,美國的制度,讓所有學生可以自己依照能力選課,每一項科目會依照難度開出不同的課程:CP(正常難度)、Honor(難度較高) 、最難的AP(大學課程)。
 
也因為可以挑選適合自己程度的課,我不會因為跟不上感到挫折,開始對念書感到興趣。我不必擔心不拿手的科目,可以把心思放在學習喜歡的地方,於是有了自信。在高中時,為準備大學申請,去校外找老師學3D繪圖,為將來申請建築系做準備。高中讀完, 申請進密西根大學,為什麼以前在台灣,沒有人看得起的廢物學生,到了美國,卻能申請進入全球前20名頂尖大學? 」
 
輸在家庭的,誰來陪他們應戰不公平
 
Andrew很幸運,最後漸漸有自信,進入全球前20名頂尖大學。然而,我們的教育,不是那麼喜歡給學生信心。
 
女兒念國中時,數學常做到哭,升高中基測考完,一所市立高中都上不了。不想讓她信心被擊潰,勸她選擇高職。在高職,因為學科學習難度降低,女兒反而越讀越有信心,最後竟然上了第一志願的科大。
 
原來,自信對一個人的影響有那麼大。
 
Andrew和我女兒很幸運,有家庭系統協助找到自信。但對那一開始就「輸在家庭」的孩子,誰陪他們應戰生命不公平的困局?誰能給他們自信?這是親子天下記者李京諭在跑了一趟偏鄉後,最心疼的懸念。
 
幫每一個孩子打造自信的跑道
 
台灣東部一所海邊國中的校長,校內一堆5C的學生,他決定先從非學術學程給孩子找到學習的理由。他開設木工班、機車班,家長覺得學這些有用,將孩子一個個送回學校,然後校長再成立籃球隊和棒球隊,讓孩子們玩得快樂,喜歡上學。雖然一開始接觸智育的時間沒其他學校多,但孩子在木工設計與拆解機車的過程中,得到了樂趣與自信,更得到了學習英數的動機,最後這些國中生竟然得到了俄羅斯、紐倫堡、與馬來西亞發明展的大獎。原來在其他跑道加A,也是對智育減C的好方法。就像德國的雙軌教育,全國四分之一學科落後的五年級學生,必須去找職場的業師學習,在操作中找到學習的動機後,自然會回到智育的學習。
 
就像幾年前一次與寶春師傅同車的機會,寶春師傅說自己國小時一直是班上最後一名的學生,最後因為要計算麵粉的量,學會了數學;為了念懂食譜,學會了日文;為了要經營公司,學會了管理。只有國小學歷的寶春師傅,甚至在今年拿到了新加坡大學的管理碩士學位。
 
如果我們不想讓孩子,花了九年只學到挫敗,如果我們真的想要落實「多元適性」的理想,我們真的應該先替孩子讓他們找到學習的理由,選擇可建立自信地跑道。
 
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自我預言」的實現
 
在英文系念希臘神話時,讀到塞浦路斯的國王皮格馬利翁(Pygmalion) 花了畢生心血,雕成一個少女像,他命名為加拉蒂 ( Galatea ),日夜盼望雕像變成真人。他的真情,感動了愛神阿芙達 ( Aphrodite ),於是賦予雕像生命,並且成為皮格馬利翁的太太。
 
教育學家根據這個神話發展成比馬龍效應(Pygmalion effect),指的是如果我們對學生期望越高,他們的表現就越好。其實比馬龍效應影響最大的是學生對自己的期望,也就是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自我預言」的實現。就像我念高中時,因為英、數的挫折,失去了自我期許,我只認為自己是害群之「馬」,永遠不可能成為人中之「龍」,甚至半年帶刀上學。直到在「聯考不考」的文學中找到自信後,才慢慢走向學術,再走回自己。
 
這仍然是一個相信教育最能夠「翻轉龍馬」的年代,但別忘了,我們應看穿分數的假象,因為每個人的能力不同,當全國學生都用同一種課本,考同一種試,我們勢必會不斷製造五C的學生。或許我們可以從教育的多元性出發,讓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學習難度,甚至製造更多孩子可以「把心思放在學習我喜歡的地方」,然後這個世界上的人中之龍,將不會只有Andrew而已。

2016年6月9日 星期四

給畢業生


劉育杰
15 分鐘
《 致青春 》
下次看見你們,你們就畢業了。
這幾天,我可以感覺到你們因為即將離開校門,充滿了緊張與期待,像是可以脫離某種束縛而興奮著。邁入人生下一個旅程的盼望,這真的是當學生才擁有的權利。
親愛的孩子們,我當然希望你們未來都能走得平安順當,但我必須很誠實的說,所有的一切不會因為畢業就會變得順利,也不會因為到一個新的環境,你的生活就能重新開始。我只能告訴你:你會帶著原本屬於你的種種,進到新的校園、新的階段。
如果要我為你們列一張課表,有幾門課,我會希望你們能當作必修的功課。
⊙ 學會獨處
人的年紀越大,價值觀也有會越來越大的差異。你無法改變別人的想法,也無需強迫改變自己去迎合別人,能共同完成一件事當然很棒,但如果找不到伴,也要有自己獨立作業的勇氣。孤獨的時候不孤單,獨處的時候不害怕。
⊙ 承認自己的不足
這個年紀的你們,總會希望能被別人看見,能被眾人肯定。這世界很公平,每個人擁有的天賦能力不同,相對的也都有缺陷。用自己的強項去諷刺別人的弱項,底子裡,是懦弱的心態,害怕別人看到自己的不足,所以採取攻擊的狀態來與他人相處。真正的強大,在於看見並接受自己的不足,然後將自己能做的事情價值最大化。偉大的人之所以偉大不在於他什麼都會,而是將自己會做的發揮到極致。
⊙ 多一點理解跟角度
你們最常抱怨的一件事,就是大人用自己的想法來支配你,不夠了解你的狀況、你的想法。不過,你有沒有想過,你的父母師長成長的經驗與人生經歷本來就與你現在所處的時代不同,他們能做的就是將他們發生過的,看到過的,找到一些規則脈絡提供你當參考。我知道那些規勸或限制會讓你們覺得強勢、呆板、有壓力。但換個角度想想,這其實只是他們保護你的方式,別將他們拒於千里,真正愛你的,通常就是這些你不喜歡他們嘮叨的人。對他們好一點,將來你後悔的機率也會小一點。
⊙ 找一個值得一輩子能投入的興趣
『 打電動、上網不能是興趣嗎?』,這是我很常被問到的問題。在我的定義裡面,興趣不會有『沉迷』的副作用,也不會影響你正常作息或工作,所以我的答案,打電動不算是興趣。
興趣會讓你暫時脫離某些低落的情緒,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甚至因為擁有一些專長而變得有自信。
對了,畢業之後如果想回來學校找老師聊聊天,相信大部分的老師都會很樂意。但是提醒你們兩件事:第一,如果老師在忙,就先等老師忙完,別急著找。否則,老師趕著做事,也無法和你們好好聊。第二,如果回來有買飲料的話(沒買沒關係啦),記得我喝熱美式咖啡,不加奶精不加糖喔~😊
留言

2016年5月17日 星期二

洪蘭—情緒掌控教得好,比學歷好更重要

洪蘭—情緒掌控教得好,比學歷好更重要

作者:洪蘭

發表日期:2016-02-01

點擊瀏覽數:111586

情緒的控制是可以教的,而且教情緒控制比教課本知識還更重要,因為出社會後決定一個人成敗的,不是學業成績,而是做人態度。
報載台灣有對情侶在高速公路上吵架時,鴐駛座旁邊的男子一時氣憤,拉了急駛中汽車的手剎車,使後面的車子剎車不及,四輛車撞在一起,造成一死八傷的慘劇。看了這個報導,我非常的震撼,怎麼有這種不顧別人生命財產安全的洩憤方式?這位肇事者並非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少年,而是已經成年、出社會工作的男人,他的理智到哪裡去了?怎麼會做出這種匪夷所思的衝動事情來?
近幾年來,報上一直有因情緒失控而出人命的新聞,例如一對夫妻吵架,只因太太說「有種你就丟」,先生竟把親生女兒丟到滾燙的麵湯中燙死;又如一個媽媽跟先生吵架,賭氣把不到1歲的親生兒子丟入龍潭大池中,雖然他們事後都後悔,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種種事件顯示,愈來愈多人情緒控制的能力出了問題,非正視不可了。
情緒的控制要從小教,大腦掌管理智的前額葉皮質和掌管情緒的邊緣系統成熟的時間上並不相同,神經迴路的大小也不對等。從理智到情緒的是條羊腸小路,而情緒到理智的卻是條康莊大道,這不對等容易造成衝冠一怒為紅顏的危險,幸好大腦是用進廢退,常常使用的迴路會變大條,不常使用的會被修剪掉。
底特律兒童醫院的柴加尼(Harry Chugani)醫生從羅馬尼亞孤兒院童的大腦造影圖像中,看到情緒的窗口關得很早,5歲前需要教會孩子情緒控制。父母可以透過不斷的訓練,將孩子理智控制情緒的迴路變大條,使他將來不會因一時衝動而遺憾一生。

情緒教育今天不做,明天後悔



最近杜克(Duke)大學做了一個兒童情緒發展的長期追蹤研究,實驗者從1990年代開始,把家長和老師認為有攻擊和反社會行為的高風險孩子,隨機分成二組,從一年級教到六年級,實驗組在課堂中,由老師教他們情緒管理,例如:什麼叫情緒,你如何知道自己現在是在什麼樣的情緒中?當你覺得不高興時,為什麼會有這個情緒出來?這個情緒如何可以被排解?當你罵人說粗話時,別人的感覺是什麼?如果是你聽到這句話,你會不會動手打他?他們告訴孩子:情緒維持幾秒、心情維持一天、性情終身打造,所以孩子可以從情緒著手,改變心情,最後穩定成性情;另一組則是跟往常一樣,在課堂上國英數的課,不特別教情緒管理。結果發現實驗組的孩子長大後,比控制組的犯罪率和中輟率都低,還懂得利用運動和諮商去排解心情。

這個實驗讓我們看到情緒的控制是可以教的,而且教情緒控制比教課本知識還更重要,因為出社會後決定一個人成敗的,不是學業成績,而是做人態度。我們都生活在共同的空間中,任何一個衝動的行為都會影響你我的安全。情緒教育是件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的事,但願高速公路上永遠不再有因洩憤而出人命的不幸事件了。

2016年5月5日 星期四

不單單從行為去修正,更要先從態度去修正


不單單從行為去修正,更要先從態度去修正

2015/01/27 瀏覽人次:14,409 老ㄙㄨ



幾位孩子犯了錯,經被通風報信後來到我面前。
我大概知道事情的經過,我問:「有什麼話想和老師說的嗎?」
第一位孩子急急忙忙的撇清關係,做這件事情都是別人勾引他犯錯的。
第二位孩子表現出很後悔的神情,但講了兩個字就沒了。
第三位孩子則是把劇情描述得很精采,感覺在說著別人的故事。
我看著他們,說:「老師不是請你們來解釋的,一直說著別人做了什麼,好像表示自己一點都沒有判斷能力。老師希望你們聚焦在自己做錯什麼、告訴自己究竟做錯什麼?」
我很嚴肅的看著他們,這段時間的默契培養下,他們知道此刻老師是很認真的。
於是第一位孩子說他做錯了什麼事。
第二位孩子則一直說著他很抱歉。
第三位孩子先是說了他做錯了什麼,接著他說著自己很不應該,因為這件事情是危險的,他心裡明明知道卻還是做了。接著斗大的眼淚從他眼裡落了下來……
第三位孩子是這陣子持續修正他個性的孩子,這麼長的磨合期下來真的進步不少。那眼淚中,有著深深的歉意在。
「其他兩位你們只有說在行為上的錯誤是什麼,卻沒有說出你們在態度上、或是想法上的錯是什麼。只有第三位有做到這件事。」
「做錯事只是表層,但是那深層裡『為什麼明知道是錯的卻去做』的錯誤態度,才是最需要去好好去面對的地方!」
前兩位孩子頭都低下來,之前那種不以為然的表情全都消失了,取代的是抿著的嘴角,專注的眼神,與深深的聆聽。
我真誠的肯定了第三位孩子願意面對自己的決心,也讓他先回去上課。第三位孩子鞠了一個躬,擦了眼角的眼淚,說了聲「謝謝老師」就快步離開了。
於是我留下這兩位孩子,再請他們針對態度上的錯誤再說一遍。兩位孩子此時也能針對自己的態度錯誤誠誠懇懇的說了出來。
這件事情的層級有些嚴重,所以當然不只是這樣的對話而已,後續我又花了好長時間處理。只是看著眼前這些孩子,三年級的他們有這樣的進步,心裡其實覺得很開心。從來我就不擔心孩子犯了錯,犯了錯才知道孩子最需要教導的地方是什麼;犯了錯,我們才有切入的機會在。
這段時間以來,更明白了「不單單從行為去修正,更要先從態度及想法去修正」的重要性。
修正了態度,等於放下了內在的固執心,和孩子之間才有深層對話的機會。找出了態度上的錯誤,才能直指問題的核心,反覆出現的錯誤就會開始修正。

2015年8月26日 星期三

作者:吳明柱 Web Only
今年暑假我受邀參加美國特許學校KIPP聯盟2015年的年會,看到的第一個課題是:「哪些恐懼讓您裹足不前,無法使您的學生變得更好?」

KIPP 圖/吳明柱提供
KIPP相信「知識就是力量」

KIPP學校是1994年由2位年輕的美國教師Mike Feinberg與Dave Levin所成立。他們發現許多來自以非裔或拉丁美洲族裔為主的低收入社區的學生,因經濟弱勢(87%學生符合美國聯邦午餐減免標準),進入大學與完成學業比率偏低,又因家庭經濟條件、社會偏見而導致中輟率偏高,再加上公立學校功能不彰,部分教師無法提供學生足夠支持與學習輔導等因素,學習條件相當惡劣。

他們參加「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的師資培訓,進入低收入社區學校累積教學經驗,產生了一個強大的願景:「如何建立一個有效課堂,幫助孩子們養成知識、技能、性格和習慣的強大能力,讓學生培養進入大學並能持續學習獲得成功的能力,能為他們的社區,建立一個更美好的明天。」

從1994年至今,由Mike Feinberg與Dave Levin所建立的2所學校在全美已發展出183所KIPP系統的公辦民營學校,擁有7萬名在學生,並已有6千名學生進入大學,完成大學畢業比率是45%,遠高於美國全國比率的34%,類似社區學生大學畢業生比率的9%,是美國重要的公辦民營特許學校系統。

為弱勢學生、社區找出路

KIPP為所有參與夥伴與組織成員的大型年會,與會者包括KIPP各地分支機構,地區領導人、校長、領導人、教師、新進夥伴、投資贊助者、協力廠商、學生,與重要的夥伴,如Teach for America,One world等。因為嚴長壽先生為KIPP重要夥伴,我們因此受邀參與,一起參與的台灣夥伴還有支持本次活動經費與行程規劃的誠致教育金會(均一教育平台)執行長呂冠緯與曲智鑛老師、TFT夏于涵老師、偏鄉國中校長、致力於教學翻轉的現場老師與本人,我們的目標是去理解美國人如何突破困難,為弱勢學生、社區找出路,建構KIPP系統學校以突破學習困境,扭轉孩子的未來。

KIPP的方法不單單增加上課時數(提早到校,延後放學,加上寒暑假的校內外學習活動),增加老師協助學生的時間(晚上9點前不可以關電話,幫有需要的學生進行課業輔導),如何強化學生心智,建構強而有力的能力,面對種族偏見與文化差異,能保有高度學習力與耐力,不管去讀大學,或進入職場,不會被種族歧視、毒品、犯罪所吞噬,扭轉學生的未來與幫社區找出路,完成這些低收入社區與新移民的美國夢。KIPP相信,好的老師,好的教學,好的教學支持與領導,好的社會支援,好的系統整合,缺一不可。

整個年會的每個時段幾乎都有20堂課同時開放,3天半的研討會內容豐富,我僅就部分見聞與同團夥伴的課後分享,擇要紀錄,提供參考。

KIPP學校成功的關鍵

年會主題是「如何提升KIPP整體學校辦學成效」,這是一場以強化課程教學能力,提升學生學習品質為主的大型研討會,很像暑假集體進修與跨州的經驗交流。我參加的共有3天半的正式研習課程(提供給與會者的培訓研習課程,不是論文發表會),研討會以實踐導向的方式進行,沒有過多理論,以實作演練與分享討論為主,因為參加人數眾多,據大會統計,將近3000人參與年會,扣除部分贊助商與學生,同時進行的課堂幾乎有20堂以上,加上晚上辦理的開閉幕,早餐會的名人分享對談,全程課堂幾乎都是圓桌討論,雖然我的英語聽讀能力很差,又沒翻譯作陪,但仍收穫滿滿。
KIPP 2015KIPP年會圓桌討論,討論中途變桌與不同對象交流,主題是「閱讀素養藍圖建構」。圖/吳明柱提供


年會對KIPP的重要性,由活動安排可看出端倪,如何讓組織保有初衷,確保品質,更能有系統性地發展,讓美國社會看到學生的成功,為弱勢社區找出路是更大的宏願。

這些公辦民營的特許學校,向東方看齊努力學習,但仍保有美國的開放教學模式。他們強調探究與合作學習的課堂模式、教學與評量緊密連結、課程與教學管理系統結合、班級經營策略與文化回應教學、教學品質確保系統(學校領導人的教練能力訓練,課程內容小組的運作機制)、學生輔導與進路協助、網路資源與教學結合的實踐、財務規劃與政府資源整合,乃至於全程的媒體小組紀錄,都是KIPP學校系統成功的關鍵。

學校領導人如何協助老師

KIPP如何透過課堂研究(lesson study)協助老師?如何透過教練循環,協助老師由擬定成長目標開始,透過有系統的課堂觀課找出證據,協助老師分析、擬定優先行動,提供專業可行的回饋與示範,並持續進行教學輔導,是學校課程領導人必要的工作,需要在一定頻率確實執行,以課程領導人而言,有83%每2週至少進行一次教學觀察,而老師約49%每2週會被觀察一次。

在台灣,如何持續而有效的被執行,是我們的難題,而如何開始,我們得開始努力。

KIPP 進行教學觀察時,仔細收集證據,先暫停評價老師。圖/吳明柱提供

美國的教室觀察技術與台灣的教學觀察策略大同小異,重點仍在理解學生學習,蒐集學生學習證據,提供老師回饋為主,不需急於評價優缺點,重點在幫老師擬定優先的成長計畫,因為KIPP學校擴張速度很快,又有許多新進系統教學的老師需要協助,Coaching cycle的實施對學校教學品質有重要貢獻,更是關鍵所在。

KIPP 2015 KIPP年會,研討主題為「教練培訓策略分享與教師教學輔導」。圖/吳明柱提供

領導人的許願牆

學校領導人如何協助下個階段的領導人,是學校能否能永續經營的關鍵,培養學校的課程領導人是台灣的重大難題。

不只是行政或領導人難找,找到之後,是否提供專業協助,提供培訓課程,如何規劃與系統性運作,我們的努力在哪裡?回想自己的教學生涯,多數的能力多靠摸索而來,這是所有在職領導人的職責所在,我們怎麼幫忙夥伴?如何提供必要且長期的支持,別人眼中的自己,是否真的可以幫忙現場需要的人?每一項任務都是所有課程領導者需要努力的課題。

KIPP 地區領導人如何協助學校領導人,與佛羅里達州KIPP組織地區領導人於課後的分享,圖後所有為參與者的自我期許。圖/吳明柱提供
KIPP 參與者書寫被輔導夥伴眼中的自己。圖/吳明柱提供

對於好教學的渴望

如何讓老師教好,教的更好,是所有學校同仁、家長的渴望。
如何讓老師的課程與教學有效提升,如何協助老師進行有計畫的課程設計,如何讓共同核心教學標準(Common Core Learning Standards)轉化成各年級學期重要教學藍圖,再與單元教學目標與評量連結,是所有老師必要的功課,也是各分科領域研討的核心內容。

KIPP 閱讀素養的重要藍圖。圖/吳明柱提供

Content team(教學內容小組,類似台灣的領域小組)的運作就是核心。學校的Content team是否能有效運作,進行課堂研究的內容與核心工作,是學校教學品質的關鍵,目標就是嚴謹有效的實踐與前置規畫,而我們的領域小組共同備課,需要持續關注的也是實踐與落實度。

在各領域教學藍圖研討中,不約而同提到如何由共同教學標準解讀,進行大尺度的課程藍圖,建構到小單元的文本選擇與教學規劃設計。「連結(Aligned)」不斷被重複提醒,單元間的連結、教學與評量的連結,都是課程領導人與現場教師必要的功課。時間分配,以UBD(understanding base design重理解的教學設計)進行活動設計與評量規劃,教學藍圖即是評量藍圖相互連結的概念,也正是我們的重要工作,下面兩張表,其實與KIPP現場所帶回來的參考資料差異不大,更是明年的重點工作,老師的每一單元各種學習表現的時數如何分配,如何培養學生理解高層次問題或文章理解的工作,都是研討會的討論焦點。

KIPP 數學科的教學藍圖建議,宜蘭縣課程督學陸昱任製表
KIPP 國語文的教學藍圖建議

如何由台灣的課綱分析教材文本,以核心能力建構大尺度教學藍圖,配合時間分配規劃教學進度,配合核心能力指標,設計任務與課堂活動,透過教學藍圖參考作為評量藍圖依據,連結課綱、教學設計、教學計畫、評量規劃,透過課堂學習活動的觀察與評量分析、回饋,讓老師的每一堂課都是有意識的課堂,而非單只是教科書的傳聲筒,一定是國內外共同的課題。

建構自信 讓學生更堅強

低收入社區或經濟弱勢學生的特徵是信心不足,難以承受歧視與文化衝擊挑戰,如何協助學生建構能力與心理素質,是教師的挑戰。如何透過有意識的教學與班級經營策略,鼓勵學生勇於表現,掌握學習內涵,以努力工作,善良待人來強化學生心性,透過具體行動與行為改變,成為課程的一部分。透過儀式性的練習,在平日的課堂展現老師與學生的承諾,值得我們參考。

KIPP 2015 KIPP年會現場布置標語,學生的承諾。圖/吳明柱提供

班級經營與教室文化

透過有意識的教學行為練習,讓所有學生在學習策略、專注練習,讓班級經營不只建立班規,而是成為課程的重要部份,透過正式課堂的練習、練習、練習,內化成學習的一部分。例如SLANT策略(Sit up  Listen  Ask/Answer  Nod   Track speaker)坐直、聽、問答、點頭、追蹤說話的人,不單是老師提醒而已,而是透過老師有意識的正式課堂練習,讓學生學會專注策略,由低年級開始不斷練習。如何追蹤說話者,請參考影片連結(How to teach students to track the speaker KIPP),還有其他的班級經營方法,建構學生良好的學習行為。

文化回應教學


美國主流社會對少數族裔的文化偏見,對學童的學習產生不良影響,如同台灣原住民或新住民學生的學習壓力,族群認同與文化差異如何與課堂結合,課堂教學如何與學生的現實生活連結,同樣是台灣社會的問題。

如何設計與家族文化結合,選擇適當的文本改編節慶活動與課堂結合,規劃社區服務與行動學習,都是讓學生理解文化差異的重要課題。文化回應課程設計,結合多元文化的教學設計,是學生參與美國社會的核心素養,從察覺文化差異開始,利用不同族群的背景或族群學生的文化特色、先備知識或生活經驗作為教學與學習的管道,提升學生的學習動機和表現,建構堅強信念與自信心,不管是學科或人際互動的展現,學生未來就業或大學階段,才有能力應付偏見與挑戰。

KIPP年會與台灣的研討會不同之處在於,其中包含節慶元素,在開幕、閉幕,成功校友短講,贊助者感謝,優秀教師、學校領導人表揚與巨額獎金鼓勵,KIPP CEO、創辦人串場與鼓舞,讓所有參與者都能找到自己在幫助學生成功的路上,如何扮演一個重要角色。

早餐會與名人講座,則安排Levin、知名導演、演員、作家與成功校友分享,如何打造一個創意的學校,如何讓學生成功等名人講座,同樣都有很大的迴響。

KIPP 研習中場休息,茶敘,先來一瓶啤酒吧!圖/吳明柱提供

每天面對超大份量,吃不完的食物,研習結束後封街的快餐車,音樂、表演、舞會,研習會場中滿桌啤酒與雞尾酒,這一趟美國行,見識真實的美國文化,Work hard , Play hard。

真實面對恐懼

許多在公立學校教育夥伴,面對偏鄉或弱勢學生,面對當前的教學環境,日益強調自身權利的老師,經濟弱勢家長,學習動機低落的學生,感覺種種莫名的恐懼,不斷告訴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可能達成,「上面的人」不會支持,最後在恐懼中裹足不前,只能自怨自艾等退休,交給下個繼任者,希望他們能夠想辦法或更努力去改善現況。

其實與KIPP學校的夥伴面臨的情境相比,也許我們並沒有那麼困難。

台灣的公辦民營特許學校與均一教育平台與實體教學整合,與弱勢偏鄉的師訓系統合作,Teach for Taiwan(TFT)、實驗教育,這些台灣參與者都有機會對現有困境做出重大貢獻,那怕要像21年前的Mike Feinberg與Dave Levin,從一個地區、一所學校開始。

有恐懼,可以讓我們小心審慎而不是全然限制行動!

有恐懼,才能對照出勇氣!

所有的教育夥伴都可以參加無懼者聯盟,KIPP的成果,也許可以幫我們注入更多的勇氣,就從自己的學校,自己的班級開始吧!(作者為宜蘭縣教育局課程督學)

延伸閱讀:

2015年6月4日 星期四

我在瑞典學到「角度」和「態度」:人人平起平坐,沒有誰比誰了不起 精華簡文 圖片來源:朱婕瑜 瀏覽數 18922 分享 留言 google plus Line "> var switchTo5x = true; stLight.options({publisher: "8c179e19-c2de-43d8-b8ae-8742263b1c50", doNotHash: false, doNotCopy: false, hashAddressBar: false}); 轉寄 開關分享區 我在瑞典學到「角度」和「態度」:人人平起平坐,沒有誰比誰了不起 作者:朱婕瑜 2015-06-02 Web Only 調整字體尺寸 還記得三年前,收到學校通知的那一刻,心情雀躍又緊張,我選上教育部學海飛颺計畫了,飛奔告訴爸媽,這個讓我可以踏出國門、最重要的一塊拼圖終於拼上,就這樣,我點下機票,準備起飛 ,飛向一段為期一年,不能回頭的冒險。 >>>更多交換機會,請上追夢天下:http://idream.cw.com.tw/當飛機降落在離台灣八千公里遠的地球另一端,冷冽的秋風吹來,提醒我:「歡迎來到林雪平!」(Linköping )—一個我生平離北極圈最近的地方。林雪平市雖是全瑞典的第五大城,但地廣人稀,走在大街上能遇見的人數約莫是台灣小鎮的程度,因為是個大學城,連每學期國際交換學生的到來,都是值得市政大廳熱鬧舉辦歡迎會的大事,這也是初來乍到的我,見識到的第一場瑞典風格聚會:沒有正式服裝、沒有長官致詞,只有鎮上的樂隊大叔表演開場,一派隨和、沒穿西裝的市長和他的同事們以土風舞串場,最後是觥籌交錯的輕食式宴席。市長像親切大叔 人人平起平坐大家聊著、遊走著,開始認識彼此,分享初來乍到的新鮮感。市府官員以一種鄰家大叔的親切口吻介紹城市。這是我對瑞典的第一個印象:「平起平坐」,代表自己的不是年齡、不是頭銜,你就是你,從堅定地握手和介紹自己名字開始,我們開始認識彼此吧!林雪平大學校風多元活潑,不只有每年報到的交換學生,從世界各國申請來此研修博碩士學位的人更是族繁不及備載,國際學生佔了學校組成的三分之一,英文幾乎成了學校的半官方語言,各式口音混雜的報告討論,國際交流更是校園生活的常態。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30303292688-0"); });我註冊於Art and Science Faculty,因林雪平大學選課自由彈性,基本上只要有修課意願,配合課程、討論和通過考試,學生幾乎可以選修任何一門有興趣的課程。試聽了幾堂課程後,我反而決定參與幾門教育相關的課程,與來自其他歐盟國家的準教師們一同上課。非教育專業出身的我,憑著過往的印象,交換了不同國家的幼稚園到國中小教育體制的經驗,感覺十分新鮮,我也才知道,大家會來到瑞典交換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瑞典式教育」名聞遐邇。 ▲ 朱婕瑜攝 金髮碧眼非常態 紅黃黑白很尋常一堂「The Global Teacher in a Multicultural Classroom」讓我發現,原來想像中滿屋子金髮碧眼的瑞典兒童並非常態,瑞典因其在聯合國難民署內的角色,對於在國際地位所應承擔的責任感和義務,早就成為收容非洲難民的大國,再加上相對寬鬆的移民政策,黑皮膚、黃皮膚、白皮膚、伊斯蘭教、印度教、基督教⋯⋯許多移民第二代都來自不同的國家與文化,他們都是瑞典的一份子,孩子與原生家庭擁有的傳統價值和多元文化背景,該如何在瑞典教育中被尊重與融合,是教師們必須時時謹慎思考的議題。實地到瑞典幼兒園與小學參訪,更是難得近距離接觸孩子、老師與課堂的機會。出乎意料地,唯一來自亞洲的我成了全班矚目的焦點,一個個十歲大的孩子瞪大眼睛看著我,爭相舉手想用瑞典語表達自己聽過台灣、知道在地圖上的位置這類資訊。只見老師不疾不徐安撫大家興奮的情緒,向全班這些開始上英文不到幾個月的孩子說:「大家很想要踴躍發表很好,但是我們來參訪的朋友們聽不懂瑞典語,如果大家想分享,是不是用英文比較好呢?如果不會,老師可以幫你,但你們可以練習看看。」原本以為,老師這一番話會讓大家卻步不再舉手,沒想到,一隻一隻小手又再慢慢舉起來,慢慢地他們剛學過的詞彙、用他們的小手指著教室裡面的小地球,說著他們知道的一切,問我問題。於是,學習就這麼交流中不著痕跡地發生了。 ▲ 朱婕瑜攝 瑞典教會我的事 把尊重變生活習慣這也讓我想起,有幾次在宿舍裡,瑞典室友們在客廳午餐聊天,我準備完午餐,發現他們從瑞典語改用英語聊天,我好奇問他們,平常也用英文對談嗎?沒想到,他們竟然回答:「喔當然不是,只是我們覺得,如果有其他人在場,即使他不在對話內,但若能使用大家都聽得懂的語言比較好,也是對在場所有人的尊重。」我恍然大悟,原來瑞典從教育開始,就把對他人的尊重變成一種生活習慣。後來,小學校長親自帶我們參觀學校餐廳與藝術、實作教室,暢談瑞典教育的理念,提到一本全國教育單位必須奉行的guidelines,裡面條列了一些身為教育工作者在必須傳遞給孩子的價值觀,不外乎「尊重多元、平等、不歧視」這類放諸四海皆準的條目。我問他,瑞典的教育如何實踐這樣的標準?校長說:「我們的孩子上學不必帶書包,甚至不必帶一支筆來學校。」他解釋,孩子來學校是為了受教育,老師的任務是在有限的資源下,設計課程幫助孩子達到目的。若有老師想在美術課教水彩畫,那就應該確保學校能提供每個孩子上課用的水彩,而不是請孩子自行準備。因為孩子可能會有比較心,比較誰的水彩比較新、比較貴,那樣的比較心可能讓孩子無法健全發展,也違背教育理念。他說,因此學校必須有餐廳、電腦教室,讓學生來到學校,只需要感受學習的樂趣,並得到一切支持。校長短短的一席話,讓我瞭解了瑞典教育成功的關鍵,來自日常的制度設計,蘊含著共同信仰的價值觀。回到台灣,我重新回到醫學領域,或許在瑞典的這一年,我的醫學知識並沒太多長進,但瑞典經驗卻從此改變了我的「角度」和「態度」。我開始嘗試觀察醫院見習的每個個案背後代表的文化與生長背景,開始嘗試理解,並學習如何用適當的言語和應對,來融合自己與對方的價值觀念。同時,我也對陌生的事物有更勇於嘗試的心情,因為瑞典那一年所帶給我的,是在台灣想破頭也想不到的,是生活經驗、是文化差異、是價值衝擊。最後,感謝這個交換計畫,在最關鍵的現實面助我一臂之力,讓我踏上那班飛往瑞典的飛機,展開這過份精彩、收穫滿載的一年。(作者為台大醫學院學生,現為實習醫生、教育部「學海飛颺」計畫得獎學生) - See more at: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8067#sthash.47a14xi4.dpuf

2015年5月15日 星期五


老師給在意成績家長的一封信



         一位學校的班主任給家長發了一封信,上面這樣寫著:「無論成績好壞,請想想:每個孩子都是種子,只不過每個人的花期不同。有的花,一開始就燦爛綻放;有的花,需要漫長的等待。」

        不要看著別人花開放了,自己的這棵還沒有動靜就著急,相信是花都有自己的花期,細心地呵護自己的花慢慢的看著長大,陪著他沐浴陽光風雨,這何嘗不是一種幸福。相信孩子,靜等花開。也許你的種子永遠不會開花,因為他是一棵參天大樹。老師總結的24條教育提醒:
1.影響孩子成績的主要因素不是學校,而是家庭。
2.如果家庭教育出了問題,孩子在學校就可能會過的比較辛苦,孩子很可能會成為學校的「問題兒童」。
3.成績好的孩子,媽媽通常是有計劃的人;父親越認真,越有條理,越有禮貌,孩子成績就越好。
4.貧窮是重要的教育資源,但並非越貧窮越有利於孩子的成長。做父母的,需要為孩子提供基本的文化資源,不讓孩子陷入人窮志短的自卑深淵。
老師給在意成績家長的一封信
5.富裕是另一種更高級的教育資源,西方人的經驗是:「培育一個貴族需要三代人的努力,階層是會遺傳的。」但是,更高級的教育資源需要有更高級的教育技藝,如果沒有更高級的教育能力,富裕的家庭反而會給孩子的成長帶來災難。
6.不要做有知識沒文化的家長。有些人有高學歷,但不見得有文化。如果家長不懂得生活,不知道善待他人,甚至不懂得善待自己的孩子,無論他擁有多高的學術水準,他也是沒有文化的人。
7.父母可以把孩子作為世界的中心,但是不要忘了父母也要過獨立的生活。如果父母完全圍繞孩子轉而沒有了自己的生活主題,這樣的父母常常會以愛的名義干擾孩子的成長。有時侯,並不是孩子離不開父母,而是父母離不開孩子。
8.父母需要承擔教育孩子的責任,不過,也不要因為教育孩子而完全取消了自己的休閒生活。沒有責任感傷害別人,太有責任感傷害自己。
9.夫妻關係影響孩子的性格。一個爸爸如果不尊重他的妻子,那麼,他的兒子就學會了在學校不尊重他的女同學。一個媽媽如果不尊重她的丈夫,那麼,她的女兒就學會了在學校瞧不起她的男同學。
老師給在意成績家長的一封信
10.有修養的父母是「伏爾泰主義者」,「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他們從孩子出生的那天就開始跟孩子講道理,耐心的徵求孩子的意見。不要指望打罵孩子就能讓孩子學會服從,殺雞給猴看的結果是,猴子也學會了殺雞。
11.讓孩子成為既有激情又有理智的人,沒有激情,任何偉業都不可能善始,沒有理智,任何壯舉都不能善終。
12.讓你的孩子成為有教養的人,有教養從守時、排隊,在公共場合不大聲說話,不輕易發怒開始。
13.做人要厚道,如果你的孩子比較厚道,請不要嘲笑他的軟弱。喜歡占小便宜的人,往往吃大虧,因為他被別人厭惡。願意吃小虧的人,將來會占大便宜,因為他被人喜歡。
14.經常和孩子一起做三件事:一是和孩子一起吃飯,二是邀請孩子一起修理玩具,傢俱或衣物,偶爾邀請孩子幫忙解決工作中的困難。三是給孩子講故事並邀請孩子自己講故事。
15.如果沒有特別困難,父母最好每天趕回家和孩子一起進餐。家庭的共同價值觀,就在全家人圍著一張桌子吃飯的過程中建立起來。
16.給孩子講故事並邀請孩子自己講故事,讓孩子從聽故事開始建立閱讀和寫作習慣,讓孩子儘早學會獨立閱讀,儘早養成終身閱讀的習慣。只要還在讀書的人,就不會徹底墮落,徹底墮落的人是不讀書的。從來不給孩子講故事的父母,是不負責任的父母。
老師給在意成績家長的一封信17.孩子的成長有三個關鍵期:第一個在3歲前後,第二個在9歲前後,第三個在13歲前後。如果錯過了成長的關鍵期,將很難彌補。
18.不是「三十而立」而是「三歲而立」。孩子三歲前後,就必須建立自食其力的勇氣和習慣。凡是自己能夠做的,必須自己做,凡是自己應該做的,當盡力去做。
19.父母給孩子講道理是必要的,但給13歲前後的孩子講道理時,要注意自己講話的姿態,姿態比道理更重要。否則,孩子會厭惡、反抗,孩子會說:「你講的話都是對的,但你講話的那個樣子很令人討厭。」
20.心底秘密是人成長,成熟的標誌。如果孩子有心事,他不想告訴你,那麼,不要逼迫孩子把他的秘密說出來。
21.在孩子3歲前後,身邊最好有一個無為的放任型父母。孩子9歲前後,身邊最好有一個積極的權威型父母。在孩子13歲前後,他的身邊最好有個消極的民主型父母。有效的教育是先嚴後鬆,無效的教育才是相反。
22.必須留意你的孩子的學習成績,但也不必太在意他的名次。倒是需要警惕那些學習成績總是第一名的孩子。有些孩子學習成績好,性格也好,有些孩子學習成績很好,但性格卻自私,缺乏同情心,沒有生活樂趣。
23.必須讓你的孩子學會與他人交往並愉快地接受他的小夥伴。如果父母對自己的鄰居不滿,對孩子的小夥伴也十分挑剔,或者不讓自己的孩子和他們交朋友,讓孩子覺得好像自己跟別人很不一樣,那麼,這些孩子長大以後就很難與任何人自然地相處。
24.孩子的成長需要同伴,讓孩子有自己的朋友,但不要有太雜亂的夥伴,在孩子沒有形成成熟的理性和判斷裡之前,警惕孩子沾染同伴的壞習慣。